接龍處:http://tw.club.yahoo.com/clubs/workingnouse/
角色介紹如下:

女主角:靖沁 20歲 
職業:學生 
個性:活潑外向,有時候會有點小迷糊,可是很貼心 

男主角:席勒.契斯基 26歲 捷克籍 
職業:專業領隊 
個性:溫柔好相處,但有時會展現內心深處壞壞的一面 

女主角的娘:陸凜 45歲 
職業:旅行社老闆 
個性:熱情如火,有自己獨特一套的教育兒女的模式




故事開始...


 



&~夢見布拉格~& 

「媽咪,我去上課了喔」靖沁從樓上火速的往樓下衝,
口中叨嚷著,心裡則是擔心自已是否遲到了…
真是糟糕,昨天上網上太久了沒注意到時間
昨晚在聊天室的那個臭板主~"席捷"跟我東南西北的亂扯…
忽然眼前一大異物被靖沁給撞上了
「嗚哇…誰啦!?很痛…」
「還誰?就是妳媽咪我!」陸凜兩手叉腰站在那可以讓人出門的地方
「媽咪!我快來不及了,讓我出門啦 >.< 」
陸凜點了點頭,呼吸了一口氣「妳肚子不餓嗎?早餐在餐桌上妳沒拿,
妳如果不想沒課本上課,課本掉在樓梯間,
還有今天天氣有點陰,給我記得帶雨傘」語畢,陸凜就自行回房了
只見靖沁跺了腳一下,碰碰碰的腳步聲快速來回……

>>>>>>>>>>>>>>>>>>>>>>>>>>>>>>>>>>>>>>>>>>>>>>>>>>>>>>>>>>

氣喘呼呼的跑到教室門口,更乘教授不注意溜到,那好友幫自已預留的位子
「清,教授、教授還沒點名吧?~」
「真是幸運被妳趕上了,他還沒點!」好友翻了她白眼,又納悶的看向她
靖沁看看自已,沒有任何的不對竟呀…「你幹嘛這樣看我?」
「外面明明下雨了…妳怎麼都沒淋溼?」
靖沁鬼靈精的笑了笑「當然是多虧那阻擋我出門的媽咪嘍!~^^」
「原來…真是厲害,閣下的娘可是比新聞區的播報還準耶!」
靖沁翻開課本專心的回想
奇怪我的課本什麼時候從包包掉下去的?媽咪也太強了…
算了! 算了…有課本就好,這個教授看課本不看人的…還是快做筆記吧!
忽然清丟了一張紙條給靖沁~~~
【妳又睡過頭了喔?】
《才不是,你記得我常去的那聊天室嗎?》
【記得】
《我不是說過那個板主都沒有出現過嗎?》
【不要告訴我,昨天他出現了!然後你們東扯西聊到很晚..】
《疑?你怎麼知道?》
【還真的被我說中?】
《呵呵~^^》
【妳再這樣因為去聊天室而晚睡,我一定不理妳】
《鼻要這樣啦~~~~》

靖沁見清沒再傳紙條回來,有點小失望
「靖沁,這題讓你來解!」
忽然被點名,讓靖沁差點沒嚇到…
上台乖乖的解題,還好這題我會,不然還真的很慘
「教授呀,另外一題,我可以指派另一個人解嗎?」因為自已解了一題了,
教授一定不會說不可以…
「好!」
「我指定……」眼睛晃向全班的眾人「林彥清!」
清立刻抬頭,只見到她那鬼靈精的笑容
當然這節的接下來兩人就繼續這無聊的鬥爭……

>>>>>>>>>>>>>>>>>>>>>>>>>>>>>>>>>>>>>>>>>>>>>>>>>>>>>>>>>>


下課後的沁,以非常迅速的速度追上了清。
「清!還在生氣阿?」
「沒有!」
明明就有!每次生氣都這樣!
「好啦好啦~別氣別氣了!小女子沁知道錯了嘛!還請清大人原諒阿~」
「要我原諒可以!但是妳要請我吃冰,還要把昨天為什麼晚睡的原因告訴我!!」
「沒問題!」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走進了冰店裡…
「好了!冰也點了!可以開始說了吧?」
「昨天阿~其實我本來很早就要關電腦的!但是阿~因為版主突然上線,基於禮貌,所以我就想說跟他打聲招呼在下線的。」
「結果就越聊越多,還忘了要關電腦的這件事了?」
「咦!清,你怎麼知道?」
「笨蛋!我跟妳認識多久了?」
要是連這點事都猜不到,我這幾年來不就白活了?
「嘿嘿~我就知道還是清最了解我了!」
「少給我撒嬌,我還沒打算原諒妳。」
「蛤~不要這樣子啦!!我已經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你了捏~不然不然~我請你吃飯嘛!我媽咪做的飯最好吃了!」
「你阿~每次都借花獻佛!真是被你給打敗」
「那就是說你原諒我囉?」
「看在阿姨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

>>>>>>>>>>>>>>>>>>>>>>>>>>>>>>>>>>>>>>>>>>>>>>>>>>>>>>>>>>

走在路上,一個熟悉的身影把沁的目光給完全吸引『你看我找到我的夢了….』
清「是嗎… 但那終究是夢境吧?」神情顯的些許落寞。
沁見到清的表情急忙改口
『是夢過啦~ 但那只是夢嘛~怎麼可能那麼巧 長的很像~哈! 』
清硬拉沁離開「走吧~ 阿姨肯定在家裡頭等妳吧?」清的肚子傳來”咕嚕”聲
沁『哈哈~ 我看是你的肚子等著吃飯吧!!』
清「對啦~對啦~ 妳還沒”借花獻佛”呢~!!」
沁吐了吐舌頭,兩人便繼續往沁家中去… 

推開了家門,沁的媽媽早已等候多時。
凜「妳們倆跑去哪玩啦~?! 彥清啊~沁又拖你去閒逛嗎? 下回沁再貪玩就和阿姨說~ 放心~有阿姨當靠山!」 碎碎唸...
清急忙替沁解釋道
『沒有啦~ 只是我們在公園那兒,見著了一位金髮的男子,沁說她好像在夢裡見過…』 沁也裝著無辜的跟著點頭~
凜「唷~夢中情人嗎?! 彥清啊~ 你可要小心嚕~!」
『啊…?!』清和沁裝傻道...
凜「好啦~ 快進來吃飯吧。」轉身往飯廳去
清和沁互望了一眼,沁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清則做勢敲她腦袋瓜。
清「沁 等等吃完飯,要上聊天室看看嗎?」
沁忽然靜下來,點了點頭。
於是,兩個人一同進了飯廳…。

接近長假時刻
靖家的旅行社開始忙碌了起來,而靖沁身為旅行社的女兒,自也加入了幫忙的行列。
「沁……幫我去接一下席勒好嗎?」這天,陸凜突然說道。
「席勒是誰?」靖沁正在整理訂票的業務。
「我找來的捷克籍的導遊,因為今年的團有帶到捷克去,我請他來規劃行程。」
捷克籍……怎麼最在接觸這個國家的人?
「我知道了,那我先出門囉。」靖沁將要務作業交給訂票人員,接過母親給她的紙條,準備出門去接那個叫席勒的人。
走著走著,靖沁遠遠就看到站在coffee shop前的金髮男子,她越想越奇怪,越覺得那個人面熟,緩緩接近了他,而正好他也抬起頭,和她四目相接。
靖沁愣了愣,在和他四目相接的那一霎那,以前夢過的情境如同走燛燈般的浮現在腦海。
是那個人……靖沁在內心暗忖。
「你是……席勒嗎?」走到他面前問道。
金髮男子聞言,露出一個笑容,「我席勒,妳是靖沁?」
「對……」點點頭,眼前的男人金髮灰眼,卻講的一口流俐的中文。
「妳好。」席勒約莫高了靖沁一個頭,所以都得低頭看她。
「請跟我來吧。」靖沁率先走著,兩人在經過公園時,靖沁有股似乎被什麼擊中般的,停在原地。
「怎麼了?」席勒走到她身邊,問道。
「沒、沒事。」靖沁搖搖頭,甩開腦海中的思緒。
看了公園一眼,席勒好看的菱角嘴勾起一抹弧度,但靖沁似乎沒看到。

***

帶著席勒回到旅行社的靖沁,開始負責規劃行程的工作,至於席勒則和陸凜去到了辦公室。
「席勒,好久不見了呢。」陸凜捥著他的手,聲音在不知覺中變的柔和。
「是啊,妳還是一樣那麼美。」席勒任由她捥著手兩人有些親暱。
不難看出,他們之間的身份有些特別。
「見過靖沁了吧?」
「嗯,妳要我帶她去布拉格?」他問的有些遲疑。
「不妥嗎?」眨著眼,風韻猶存的臉寫著依賴。
「妳不會吃醋嗎?」捏了捏她的鼻子。
「不會,沁以後也要接我的事業,讓她趁早去看看也好。」
「我知道了,我會幫妳照顧她的。」


晚上靖沁躺在床上…
「嘖…睡不著啦!…」靖沁坐起來,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真的很奇妙耶!那個叫席勒的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在我的夢裡出現過?
她想了想還是想不太通…
索性打開電腦螢目,上聊天室去,反正也睡不著
隨意打了一樣的暱稱:夢兒
漫無目地的看著聊天室裡面的人員名單
忽然她發現版主人竟然又在線上了?哇…這真是個令人開心的發現
<>
(妳也安呀!今天也上線呀?那麼晚了?)
<<是呀!沒想到你會在耶>>
(有那麼期待我出現嗎?)
<<因為你從來不出現的嘛…>>
(夢兒…錯了喔!我都是這個時間上線的)
<<真的嗎?…>>
(是呀!而且我今天飛另一個地方,所以有時間差)
<<大忙人一個…>>
(妳呢?怎麼會這個時候上線?美女不是都很在乎睡美容覺嗎?)
<<= =b我是睡不著啦>>
(有心事呀?說來聽聽吧)
<<今天我們家來了一個媽媽請來的人,他竟然出現在我的夢裡過耶>>
(真的假的?很夢幻嘛)
<<害我對他的感覺很怪,晚上吃飯也頗讓我緊張的>>
(不會啦!放輕鬆嘛,妳這樣不怕人家當妳討厭他喔?)
<<對吼…沒想過這樣的問題>>
(像我今天也是,見到一個漂亮女生,明明第一次見面,可是她好像一直躲我…)
<<是喔?那你怎麼辦?>>
(笑呀…笑容可以感化人心的)
<<你現在是在…= =b我不是你這位神的信徒喔>>
(哈哈…還不去睡?等一下起不來)
<<不行,難得碰到你耶…一定要聊聊天>>
(可是我在忙…)
<<那麼晚了還在工作哦?>>
(我不是說我飛另一個地方嗎?當然是為了工作)
<<哦…那我去睡好了,不要吵你…不然害你沒精神我就慘了>>
(謝謝妳哦…)
<<不會啦!…我明天會對他好一點的…bye嘍>>
下線了,
靖沁心情頓時好多了,下樓要去喝杯水…
無意間經過客房時,怎麼沒關門呀?…她偷偷的在門外看了一下
發現席勒好認真的在看媽媽給他的資料 

那麼晚了…叩叩叩
席勒抬起頭來「呀?是妳…」他收起手邊的資料
「呀?你不用收啦!…我只是來問你餓不餓我煮個東西給你吃,你剛從捷克來一定有時差吧?」
席勒又勾起過份的微笑「是有點」
靖沁現在才發現,他怎麼那麼的英俊呀…只注意他在我夢裡出現過哈哈…
「那我去煮東西給你吃呀~~^ ^」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他望向螢目上剛剛離開的"夢兒"
臉上露出一個帥氣的弧線,且帶有些微的邪惡…

隔天
沁為了做個襯職的地主不過當然有一半是因為媽媽的要求
決定帶著席勒出去走走,雖然他是導遊= =“
「嘿~為什麼你會想當個導遊?而且還會選擇台灣?」沁好奇的亂問
而席勒也直接回答「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吧...硬要說原因的話...是為了一個我心愛的女人」
「哦?」 沁的心裡頭的酸意不知從何而來,原來..他有心愛的人了...
沁莫名的感覺失望,雖然連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出來。不過旁人可是看的很清楚呢!(佳:作者+旁人)
「嗯哼~因為她是個台灣人。」
「那你們真了不起,可以忍受這樣子無法時常見面的煎熬。要是我一定會受不了的」
「是阿~我們現在是很好的朋友。」
「阿?暗戀嗎?」
「不,因為我們彼此都承受不了這樣的煎熬,所以我們協議分手。她現在過的很幸福,而我也過的很開心。我們現在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那這樣也算是個完美的結局囉?」
「至少我們彼此都是這麼認為的」
心頭一個聲音嚮起:那...我有機會嗎?
天阿~我在想什麼?沁搖了搖,把那句話遠遠的丟開…
不過...或許她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發現自己的心意吧!

聊著聊著
倆人不知不覺 走到了公園… 

席勒:「這裡…是我們第一次碰面的地方吧?」
(沁卻正想著 自己為何會有"那樣"的想法) 註."哪樣?"見前篇
席勒見沁沒反應 臉上又只是露出一抹微笑
拍了拍沁的肩 換了個話題問道
席勒:「如果 妳將要離開台灣 到一個妳不熟識的地方 妳會怎麼樣?」
沁:『啊?! 離開台灣?!』
沁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 給問傻了 

正好此時 清正好向他們走來…
清:「咦~! 沁 這麼巧妳也來這散步啊?!」
沁:『怎麼? “公園”有規定我不能來嗎?』
沁調皮的對他扮個鬼臉 弄得清又氣又笑的
清也察覺到她身旁的男人 便問…
清:「這位是?」
沁:『喔~ 他是我們家的新客人啊! 捷克來的唷!』
席勒禮貌性的伸出手問好 清卻顯得有些愣著…
清對席勒問道:「我們 是初次見面嗎?」
席勒笑了笑回答:「或許是 又或許不是 吧~」 

這時 沁喊著:『唉唷~天氣好熱唷! 不如 我們一起去吃冰如何?』
清翻白眼,他不知道沁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誰要和他一起去吃冰呀?
席勒微微笑著的頭點「可以呀!反正天氣那麼熱…」
清揮了揮手「不了,你們去吧!我和別人還有約」
沁嘟著嘴「喂…你很不合群耶?」
清被罵的莫明也回嘴「我是哪裡不合群呀?我都說我和別人有約了妳聽不懂呀?」
一時,沁被清的怒火給嚇著
他怎麼會生那麼大的氣,清從來不會那麼大聲和他說話的…
她眼裡含著淚轉身跑開
席勒只是望了清一眼,也趕緊跑上前追去


「臭林彥清…可惡!可惡!可惡…」沁坐在自家屋頂往下面罵
我是哪裡做不對?他有什麼資格兇我?
只不過是叫他去吃冰,大不了我出錢嘛…
以前他都不曾對我那麼兇過的,我又沒有不對…
越想沁的淚線越來越發達,眼淚在眼框裡不停的打轉
倏地,一條整齊的手帕出現在沁眼前
沁低著頭擦乾淚並抬頭想要告訴席勒:我沒事啦…
「想哭就哭,為什麼要那麼勉強自已?」席勒知道清心裡的意思,只是他自已不想再次放棄這個機會…
聽到這句話,沁借了席勒的肩膀大哭了一場
把他的外套都給哭的亂七八糟的,不只是溼還有黏稠狀的東西…
等沁平靜了,沁看了他的衣服「嗯…對不起,我太沒禮貌了!」
席勒只是笑笑的說「妳哭都哭完了,鼻涕也都擦上來了…我能怎麼辦?」
沁被他說的臉一陣紅一陣綠「你真不會安慰人耶!哪有人這樣說一個需要被安慰的人呀?」
「哈哈哈~~我才說幾句妳的活力就回來了,不是嗎?」
沁也發現自已的心情己經沒那麼的糟了……
這個時候媽媽的聲音從樓下上來
「靖沁,妳把席勒丟到哪裡去了?」
沁轉向他直直的問「你剛上來我媽沒看到你嗎?」
「不知道,可能沒有」
他說的一付很自然的樣子,沁回媽咪「妳找他幹嘛啦?」
「妳最好是把他給我找回來,不然妳今天晚上準備吃『東南飯』…」
這次席勒皺眉「東南飯?」
吼…媽在幹嘛,把我們家自已的用語都說出來了,不怕人家笑死哦?
看著席勒等待答案的眼神,她找了個藉口想要帶過「沒有啦。就是一種飯而已」
沁發現自已笑的一點也不自然
「是嗎?那我自已下去問妳媽好了」席勒轉身準備要走
沁馬上拉住他「等一下啦…我告訴你,不過你不可以笑我,下去還要先去換衣服,也不可以和我媽說我們剛剛在這裡,更不可以說我哭的事情!」
席勒的嘴頭一次露出誇張的「啥」嘴型
「這位小姐,你打劫呀?我只不過要知道三個字的意思,卻要答應妳那麼多件事情,這不合理吧??」
沁不知道應該怎麼反駁
席勒不打算放過打油的機會又繼續說「妳不要以為我是捷克來的就好欺負哦?要答應妳那麼多事,我不如直接下去問妳媽比較快又不用答應什麼要求的…」
「好啦!三個抵三個嘛…」沁拜託的說著
席勒伸出自已的手「妳算錯了喔!第一妳叫我不可以笑妳,第二妳叫我下去後要先去換衣服,第三妳叫我不可以告訴妳媽我們在這裡獨處,第四妳叫我不可以告訴妳媽妳在我肩膀哭過!所以是四個要求…」
換沁皺眉,我剛剛好像真的說那麼多;但他記的也太清楚了吧?
席勒看出著她聳肩「我答應妳做到那四個要求,但妳同時也欠我三個條件喔!那妳現在可以說了嗎?」
沁不好意思的說「就和西北風的意思一樣嘛,我小時候沒事做喜歡說成東南飯而我媽就記下來了…所以就…」越講聲音越小.....
席勒慢慢的轉身,一溜煙的狂笑離開............
整個梯間充斥著他混厚的笑聲,因為他只要想到那個畫面他就笑到不行…哈哈哈
沁跺步,早知道就不說了…嗚嗚嗚


>>>>>>>>>>>>>>>>>>>>>>>>>>>>>>>>>>>>>>>>>>>>>>>>>>>>>>>>>>

結束了晚餐,席勒跟陸凜在陽台上聊著天,聊著他們算是唯一的話題──沁
「怎麼樣?跟我家的小丫頭處的還好吧?」凜問著席勒。
雖說已經跟席勒已經變成了朋友,對他的關心卻沒有少過
「還不錯,跟你蠻像的。常常以為是在跟年輕20歲的你在一起。」
「你在嫌我老嗎?想當年,你還不是醉倒在我的裙下。」說到這點,陸凜還是非常的驕傲。
「是是是~當年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傻小子愛過比他大20歲的姐姐,還愛到要死不活~這樣滿意了吧!」
「嗯...還可以!呵呵」
這是個連沁都不知道的秘密,席勒和陸凜曾是對戀人。
或許是兩人年齡的差異,也或許是因為沁的關係,兩人協議分手。
如今,他們只
是朋友。
「凜,如果..我要跟沁在一起,你不會反對吧!?」
「你...」
「我知道我們的關係會有點複雜,所以我想先經過你的同意。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不會跟沁接下去的。」
「席勒,如果我還愛著你的話,我不會答應你們的。但是,現在我們只是朋友。所以...去吧!需要我幫忙要記得說喔!沁那傻妞比木頭還要笨。」

「我知道!放心吧!不會讓你失望的。」席勒的眼神充滿了自信..
「說吧!為什麼選上沁?」陸凜好奇的問著。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他跟你很像吧...開朗沒心機,又忍不住會想保護他。」
說著說著席勒的眼神變的溫柔,陸凜看在眼裡,相信席勒絕不會傷害自己的女兒,放心的笑了一笑。
「別讓我失望了。如果你讓沁哭的話,我不會饒你的。」陸凜雖然這樣說,但他相信席勒不會傷害沁的。
「如果我讓他傷心的話,你可以把我丟到大海裡,讓我游回捷克。」
「那麼有自信阿~那我要開始準備準備了,把幾隻鯊魚放到大海裡。」陸凜打趣的說。
或許你會說這一家人很怪,也或許你會覺得這樣的關係叫做亂倫。管他的~能幸福就好!

>>>>>>>>>>>>>>>>>>>>>>>>>>>>>>>>>>>>>>>>>>>>>>>>>>>>>>>>>>

早上,
叩叩的門聲從沁的門上響起「起來了大小姐」席勒倚在她的門邊說道
陸凜翻了白眼下樓去做事了
這時她打開門「起來嘍~」席勒不知道這個小傢伙是不是那麼的兩光
給我穿著小可愛和熱褲就來開門了
「席勒你起那麼早哦?」
「不然呢?」
她走進房間的廁所,房門依然開著「我昨天聊天聊好晚…哦」
我知道,和我聊我怎麼不知道「誰和?」她在我開的聊天室和我聊到快四點…
她探個頭出來「他可是我的祕密~哈哈哈不告訴你」
「哦」我聳肩,她真的和陸凜好像…
「你們兩個快下來了…」
「好」我回著陸凜也轉頭問她好了沒?接著,決定我先下樓

「昨天給你的資料是合作案的資料,你看過ok了嗎?」陸凜看著席勒
「恩」
沁好奇的看著那份合作案的內容「哇~好像很好玩的樣子耶」
席勒開心的微笑「那當然的呀!要不要我盡地主之誼帶妳去捷克走走?」
「這……」沁看向陸凜
「我就是要派妳去看看那裡…」
「ya~~~~~~~~~」沁開心的抱著席勒,而席勒的臉上是與陸凜的對看,臉上是對陸凜的感激

>>>>>>>>>>>>>>>>>>>>>>>>>>>>>>>>>>>>>>>>>>>>>>>>>>>>>>>>>>


「恩~媽咪bye」沁拉著席勒準備登機了
「東西都有帶嗎?」陸凜擔心的看著沁,也許她的擔心不是那麼的緊要…
「放心,捷克很多東西都有啦」
沁也點頭「媽咪不要擔心啦………」

席勒無意間的把手放在沁的肩上,沁悄悄的笑了笑
「媽咪,我一定會把席勒身上的一切都學到手的!」沁信誓旦旦的坐上飛機......



(目前是分10小片段,以上是夢見布拉格1-10)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分翔
  • 建議!!!寫完記的看一次!!裡面有些錯字和不好的句
    子!但大致上not bad 期待接下來的大做!
  • = ="都說是接龍了
    這個整個篇段,是三、四個人輪流接的唷
    要不要來玩看看呀

    kama23 於 2008/09/16 09:35 回覆

  • 分翔
  • 部要~~沒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