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雪 之 尋】 文/kama  (羅喉 & 黃泉的文)


                                                                        

-相關先讀篇-  (為了文章連續性,請依日期順序閱讀)

http://www.wretch.cc/blog/kama23&category_id=13210519


 
 - kama語錄 -
這次會寫到後敘說來也很好笑…竟然是因為在m群上掌櫃的一句話
要找某布丁,就讓我想到這篇的開頭了,說實在的對於他們兩個我到現在
還是很心疼己深居偶間的羅喉,和獨留還有微些戲份在台上的黃泉

最近12點過後都是回房打文坑,除了原本就在打的Lovs Story的現代文以外
就是寫夜雪了,說實在的在寫夜雪時聽到姜大的風雪夜
我竟然哭了…拜託我的情感豐富的莫名奇妙了我…害我手癢想剪羅黃版的風雪夜mv
真的xD

一下現代一下夜雪,不白話和很白話的寫法很不一樣,有點中毒太深的感覺(哈
天氣越來越熱了,電風扇吹出來的風都是溫暖到不行啊!!!



- 夜雪 之 尋 本文開始 - (二試身手)


黃泉那抹銀白色影子在天都裡飛奔「羅喉!」
碰的一聲,很不客氣的一腳踹開了天都之主-武君的房間,叫聲裡帶著一絲不確定的急躁
羅喉皺著眉,正欲更衣的他,看著黃泉等著他對自己無禮行為做出一個合理交待
沒有交談,黃泉湛藍的眼眸從頭到腳把他打量了一翻,無一遺漏
那古銅色的肌胸,經過歲月磨練更添加醉人的程度,羅喉的身裁若他說第二,肯定再也沒有人能稱一了
只是…胸膛上那圓圈般大小的傷口,觸動了黃泉心底那不著痕跡的堅強,那一槍,是不捨、是無情、是一肩擔起的仇恨,但他卻無法後悔……


羅喉注意到黃泉臉上的變話,雖是不語卻己知一二
他穿上曼祿為他準備的衣服,那是一件外衣,沒有沈重的戰甲,沒有喘不過氣的愁仇
這件外衣是曼祿親手編製,昨日送來的時候黃泉並沒有仔細打量
卻沒想到羅喉會將它換上,外衣淡淡的綠黃色,配上不失禮的金邊點綴,在衣袍的腰部、袖口、雲領上階繡有龍紋
衣下擺亦有還有著有許多波浪翻滾的水浪,水浪圖上是綿延的山影,衣袍的材質似是絲綢,穿在羅喉的身上卻意外的合適


而一旁,耀眼的金黃色,讓黃泉移開了目光,羅喉他從不離身的武甲戰袍
如今竟被任性的放在一旁的櫃上「卸下戰袍!羅喉打算入空門?還是放棄這整個天都?」
羅喉復生以來真的變的一點也不像羅喉了,黃泉開始懷疑是否有需要找楓柚主人來問問,這是復生過程有錯?還是這根本只是地下隨便一個假作羅喉的死亡靈?


羅喉輕笑「吾之天都,放棄難矣!」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黃泉挑明的指向那金色戰袍,那曾經是浴血的榮耀
「黃泉,那你急奔,找我何事?」羅喉反手向經過他的身邊,步出門外,堅定又狂野的腳步,一如往常,就算功體盡失也依然是霸氣十足,黃泉掄槍跟上,兩人步上天都塔頂



寬闊的天都塔頂,是羅喉常矗立的所在
他站在那位子可看盡天下,可見子民的富裕、和樂以及平安。
但這個時候的天都卻是寂寞的冰冷、挾帶著淒風,似是一座被遺忘的空城


羅喉閉起了眼,那戰火般赤紅的雙眼看到的是二弟、三弟、四弟的面容,那是醉無不醉、那是痛快的兄弟之情
而黃泉再度開口「羅喉!我是夜麟」對羅喉,黃泉己分不清是仇人?是師徒?還是朋友?
「嗯!」閉眼思考的他未張眼,只是回應
「我亦是天都首席戰將-黃泉」這新的身份是否就是新的人生?新的意義?
「恩!」
「羅喉,天都不能無你」黃泉其實找不到平衡,這個矛盾他不解,仇人、朋友、師徒到底他與他是何種定位?羅喉為他死過一次、羅喉為命運亦死過一次,那這次…他只是羅喉,沒過去、沒仇恨,只是單純的武者或者被孤單留在世上的大哥?黃泉在第三次羅喉之死時,只明白一點,他會為他守住天都,直到他浴血回來。


沈思中,羅喉己轉身將手無聲拍上黃泉的肩「所以,我為守在天都的你,從地獄殺回來了」赤紅的雙眼依然攝人,勾起的輕笑是狂傲更是自信






風雪中…黃泉孤立在雪原中
手中的計都刀還染血,在這雪地中劃出一抹的狂亂的朱紅
「當初你為什麼不給我跟去?」黃泉揮舞著手中的計都刀像是他的主人就站著他的面前
一刀劃去,他便不見,再一刀揮來,他亦是消失
這樣不斷的舞刀使勁,竟是再也無法看到他的事實
「到底是你愚蠢,還是我愚忠?你說啊!」我火狐夜麟什麼時候聽令於人?是黃泉!我竟然相信你會凱旋而歸,
像每一次你昂笑而回,然後我再與你分享每一戰的榮耀?而這次呢?


「啊!!!!!!!!!!!!!!!!!!!!!!!」承接羅喉餘力的黃泉,因為心力交瘁,碎心般的痛散開,力量爆走全身




「呼!」黃泉張開雙眼,這個惡夢為何沒停止,己經數不清幾次他己經在靜夜如空的夢中醒來
雙手沒入銀白色的髮絲中,腦海裡還是夢中那種碎心般的痛
夜深蟬聲回盪,惹的黃泉滿心怒意,他更衣離開房間,帶著銀槍化光消失在天都之外
從黃泉離開房間,羅喉在天都頂塔便無把視線移開
也許是了解彼此,羅喉這夜睡的不安,還是在意黃泉為何忽然急躁的態度
復生己大半月,他除了每日熬藥以及注意我的安危以外,連玩笑話都越來越少


羅喉伸手,支手欲抓住那皎潔的月娘,掌握卻是空也
微瞇的紅色雙眼,染上絲絲愁意,就連秋風也化作萬般的思緒,無不使人陷入迷茫


一步一步是快是極,黃泉腳下紛亂
走至月族新據點的入口,反掌解開封界,他不知這樣做是不是能使自己冷確那種悲心的痛
走回自己私人的居所他才恍然,原來我己經許久不曾回到這裡
雪依舊;風依寒,而主人卻不是以往的孤傲,自己將自己陷入如此絕地中?


看見掛在牆上的面具,他真驚訝自己的改變,為了一個仇人火狐夜麟選擇這樣的道路
大哥留下的遺物靜靜的在桌上閃耀,如果大哥還在……
這一切不會發生、我也不會救那個幽溟兔崽子、更別說一肩為那個沒用的王擔起仇恨、也不會碰上帶來毀滅的…的他-羅喉!

可笑的是,這一切還是發生了,黃泉起身步向了那個漫漫飛舞的雪天
他隨意的坐了下來,雪的冰冷無情,雖是殘酷,但卻是黃泉唯一讓自己停止悲心方式。

 

瞌眼,黑暗,這個瞬間這裡只有自己。



PS 喂喂喂喂…好想對自己說:幹嘛啊!現在是要寫他們分手了嗎
 (等一下…我不是寫腐文><"雖然我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寫到…
恩…相信我…他們一定會是羨煞全世界的愛人的 不…是…是兄弟的!!! (醉飲上身 哈


 

布袋戲衍伸創作 by kama

【布創文】夜雪 之 初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kama23
  • 是變化不是變話

    -ˇ-
  • 為啥用我的id留言啊…呆小姐+ +"

    kama23 於 2010/07/07 21:19 回覆

  • a0933921440
  • 來摟~
    不是腐文
    想看腐文的吾有~點失望~
  • 不!是!腐!文!

    這這這這這…
    我該寫…嗎!!!!!(汗

    kama23 於 2010/07/07 21:21 回覆

  • cccc342001
  • 原來寫到這個境界喔!^^
  • 這個境界…是哪個境界?= =

    kama23 於 2010/07/08 01:14 回覆

  • kiki62125
  • 哈哈我笑了..
    重新重新=ˇ=+

    一樓是我是我xDDD

    我哪知道位甚麼是你的帳號咧
    我忘記登入嘛˙3˙+哈哈哈

    總之是變化不是變話 !!!
  • 我好難過哦…
    竟然說我錯字…那是打錯字怎樣(亨

    so…文到底寫的怎麼樣?

    kama23 於 2010/07/08 17:52 回覆

  • 悄悄話
  • Dnlost
  • 寫得好好喔!!
    真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 本來要睡了…但想一想睡不著啊
    就又上來了^^~ 把文再補一補字,來PO文好了^^

    呵呵

    kama23 於 2010/07/11 03: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