馳來北馬多驕氣;歌到南風盡死聲 - 南風不競

 
>>>
念天地

思風情

緒 妳的身影

百轉千迴

只望一笑


吟唱著的曲調滲著孤寂的月光

倒落的迷影將在雙眼矇上時 遺忘

遺忘 失去的從容





-○-○-○-○-○-○-○-○-○我是分隔線-○-○-○-○-○-○-○-○-○-


輕輕的拿著手中的畫
這是剛才請百年難得一見的畫師畫出的美人
坐在庭石上比劃那紙張後的石像
「嘖!真像,若是能說話肯定是……」
是什麼?
當初自己正要入魔,她一掌救了自己
我卻連一個字也沒有和她說到
真的…
為什麼自己落敗成這樣?被一個女人救?
極道還因為這樣笑了我很久
是有什麼好笑的,亨

一躍立身於石像前,看著那悲切的臉
「此恩南風必報,不惜代價。」

-----------------------------------------------

「你…你是白痴嗎?」極道負氣的快要跳腳
「極道…」南風不爽的瞪著他
「此恩南風必報,不惜代價?你幹嘛不以身相許算了」
「我的事關你何事?」轉身,南風就要離開
極道速上前「給我等一下」
「何事?」
「無論如何要好好的保重」
「放心,闆王不會收我的」

吟著詩號南風步出嘯龍居,然後聽著居內的人大吼
「南-風-不-競,你又沒給我脫鞋~!!你這個石像癖!!!!」
「哈~!」


「唔…楓…楓岫」腦裡就不由自主的浮現這畫面
喘著看向嘯日猋揚笑取走神之卷離去,這時卻想是何因何果
再多的力量、再強的肩如今都不在強勢的一方眼裡

自己,到底是做錯了嗎
全身己經沒有了力氣,想笑也只剩下嗚咽痛心
楓岫不該來的,但他卻真實在被咒世主給…
看不見的血眼,己超透了所見,印證是在內心的相信

雪翩翩的落下
六出飄霙何等如此冷清寧靜了




闔起了眼
倘若這樣離去,錯誤能不再發生
那…




我願離開。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