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答應我的,你卻沒做到,你欠我多了,羅喉!」 -

 
>>>
最近想走杯具路線
看是要流線型的、曲線型的、還是變色杯都可以

對不起我廢話了。


>>>


低著頭不語
接收羅喉餘力的黃泉靜靜的立於天都大殿側旁
一如他往常站在羅喉身旁一樣

靜,已不足以形容
影,亦不再移動
復仇,烙在心裡,將成一種救贖的力量


你還欠我一句,對不起,羅喉!
偌大的大廳回盪著自己的聲音
不再有人會像哲學家一樣的問問題
不再有人會似若有意的看著自己
不再有人和自己一樣有著複雜的眼神
不再有人…
不再有人………

黃泉抓起了銀槍往殿門口負氣的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身體顫抖著,心頭那股失洛是什麼
緩緩的回頭一望
那金色的戰甲彷彿在那王位下
霸道的身影撐著頭,邪笑的看著他
「黃泉!」
這聲名字讓他心裡的某條線斷了似的
黃泉伸出了手正要往前

其實是自己心底的魔、其實是羅喉的餘力
其實是黃泉不敢面對內心的小小堅強
漸漸模糊的雙眼
再緊握的手掌也再也壓不住的痛
那王位上什麼也沒有
飄動的布簾隱約帶著金色的光
「是你嗎?羅喉」


失去了你,一切己經不同
復仇的路,只剩下我黃泉
英雄的魂,滲入新的湛藍


「羅喉,就算在地獄,這句對不起你也要還我」
轉身頭也不回的步出了殿門口
擦去了眼角的閃亮
天都…
黃泉力勁一出
天都的歷史
天都的偉聳
又回到了地底

一切總歸原點
一切己經不同。







泉「你欠我的才不止這樣」
羅「哈」
泉「羅喉,你笑什麼」
羅「心情好」
泉「你欠我那麼多一輩子也還不完,以後的好幾輩子你也要還了,有什麼好笑的」
羅「恩」
泉「羅喉,你又恩什麼」
羅「我欠你好幾輩子」
泉「知道就好」
羅「走吧」
泉「去哪」
羅「回家」
泉「走!不用牽我」
羅「哈哈哈~」
泉「你的手不用放在我肩上」
羅「這次我絕對不放了」


這輩子、下輩子,或者往後的好幾輩子
黃泉,你答應我的。
羅喉欠你的…所以你要好好呆在我身邊,不準離開。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