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情】韵情

- 非正向配對 為偶主VS偶主之架空文
- 散髮南風/悠古韵
- 正裝慕容情/慕容情





 
 第二章



隔日,慕容情聽見了鳥叫聲起了床,怎知頭竟然如此的暈炫「啊、我的頭」明明很少酒喝,昨日卻要喝那麼多,是說我怎麼回來的,是香?昏迷前自己好似看到了香。
起身,隨意的拿著外衣套著就走出房間,走廊上馬上碰到了富長貴「香獨秀在哪裡?」
「館…館主,你醒了?」
「我問你,香獨秀在哪裡?樓下嗎?」見館主這樣就要走下去,富長貴連忙而擋。
「館主,香樓主並…沒來」
「沒來?」
「是」
「那昨日,我如何歸來?」
「是…」富長貴知道館主一向潔身自愛,就連之前豔姑娘都不能輕碰館主身子,如今館主卻讓一個未曾謀面的人抱回薄情館,這…該讓他知曉嗎?
「快說!」
此時神之間的門開了,是悠古韵。
「你是…昨日在桃花林的…」
「一起來就吵吵鬧鬧的,身為館主,不覺得丟臉?」
「你、」算了!不是香…且頭還在疼的慕容情懶的理他,轉身就要回房去。
而悠古韵等到他提步才悠悠的開口「昨天…是我抱你回來的」
這話一出,只見慕容情疆了身子,富長貴見狀上前解釋「館主,昨日我到四周巡
視不見什麼其他人影,等回到館主身邊時,這個人已經、呃是館主已經昏去」
「哼!」只見館主怒氣的走回房,然後把門關上。

「你叫富長貴?」
「是!」
「端些酒菜來吧!」
「客倌要在房內用膳嗎?」
「對」古韵忽然又想到似的叫住富長貴「喂,你等等送一壺葛根茶到你館主房裡吧!費用算我的」

回到房裡,古韵坐在一旁的椅上,撐著頭沉思。
該去看看他嗎?佛嶽已滅,武林的局勢早就不知道演變到何處,當初到佛嶽打聽的結果,是那人有把他救走,若是如此他們應該是很幸福的在一起了吧?自己何苦打擾?曾幾何時,只為湘靈執著的心卻這樣念著另一個人?尋不得的答案,那天自己領悟了。

自從被嘯日猋重傷後,被六出飄霙遠處的居民巧妙而救,再次醒來卻不復記憶,只記得一張悽絕的臉龐,曚著眼染著血望著自己,雖然看不見他的眼,但他能感受到那股強列的不捨,為什麼?那個身影會這樣望著自己?好強大的悲悽…屢屢夢到,總是會讓古韵流下淚。

『那地方似乎很荒涼,是什麼地方?』一次和著村裡老翁去附近山裡砍材,古韵扛著木材望著一處叉路上的景緻,每次經過都特別想問,今天終是開了口。
『呃…』老翁想了想就算再不說,要是哪天他想起來了呢?才諉諉的說『那裡名喚六出飄霙,住著一個性格古怪的狂人,他最討厭別人接近,所以我們就算採花、採藥草甚至木材都會避開此處』

『六出…飄霙?』
老翁咳了兩下,試探的問『你…想到什麼了?』
古韵對著老翁輕拍了拍背『能想到什麼?』接過老翁手上的鋤頭『太陽要下山了,我們快點回去,你涼著了可就不好了,走吧!』

走了兩步,老翁卻沒有跟過來,回頭老翁卻是看著那六出飄霙『古韵啊,如果哪天你發現我們騙你,你會殺了我們嗎?』

『為什麼要殺你們?』


那時的我並不明白老翁的顧慮,但後來記憶在某日誤闖六出飄霙時…恢復了。


叩叩,思緒頓時拉了回來,古韵嘆了口氣「進來吧!」
「客倌,你要的酒菜」富長貴把東西都擺好,才怯怯的說「呃…客倌,館主說他不舒服,所以你要求的葛根茶…」
「放這吧!」

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後,古韵才又定眼看著擺在一旁的托盤「嘖!」又在心底告訴自己,送佛就送上西吧!
敲了門,裡面傳來充滿殺氣的聲音「滾,再來吵我,富長貴你這個月薪水就別領了」
悠古韵逕自開了門走進去「殺氣騰騰,你是要嚇誰?」
慕容情嚇到似的起身,不敢相信有這麼不請自來的人「誰準你進來我房間的?出去!」
將杯子填滿,遞給了他「你是我抱回來的,我免你受風寒,免被蚊蟲咬,你應該是謝我都來不及了,如今我還特別令人泡這解酒茶給你,你卻怒氣騰騰要趕我出去,這不合常理吧?」
「你打擾我賞花心情,又未經我同意隨意入住薄情館,如今更是非請自入,你才不合常理!」
悠古韵上下打量著他,沒想到那時在桃花源一付溫雅的形象下,竟然是如此偏執。點著頭,又回他「是,我是未經許可入住,但你六分醉態下,根本無法回來的情況下,我帶你回來,你報點恩也是應該」
慕容情氣的好想把這人轟出去,接過他舉很久的茶杯,一飲而盡「好了,我喝了,你可以走了」
「哈,你的薄情是為了符合館名?」古韵走回了桌邊,又倒了一杯自己飲下。
「你、」慕容情因為一時激動,頭又傳來昏旋之感。還沒適應,古韵忽然逼近將他壓上了床「你、你這是做什麼…給我起、」話還沒說完,古韵輕輕的覆上他的唇,口對口的把茶送進了他的嘴裡,一直到茶全數進了慕容情的喉中,古韵貪心的索取著他口中的芬芳,而慕容情卻回想到那時候在桃花林的那個吻,原來不是香獨秀,是他…我主動吻了眼前初見的悠古韵。

放開了他的唇,古韵敲了一下他的頭「報仇了,我們扯平」起了身就打算要離開,但卻不見床榻上的人反應,回頭一望,他竟然哭了。
「喂…你…你哭什麼呀?」
這下好了,他竟然用哭的反攻?剛才的好鬥好勝呢?
也不知道是酒性未退的關係嗎?慕容情想到原來香獨秀根本沒來過,那只是自己的幻想,他真的好想香獨秀,為何會與他變成今天的關係?

『慕容姑娘,我和妳說…』香獨秀未叩門就進去了館主的房間,怎料這時館主正在更衣『啊』香獨秀心喜的上前抱住了館主『對不住我不該忽然衝進來』抱著懷裡的佳人,忽然感覺哪裡不對勁將他轉身過來一看,才發現原來慕容情並沒有女性該有的…身材雖然比較纖細但看的出來是男人的體廓。

『你…不是慕容姑娘?』
『香,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姑娘』
香獨秀退了兩步『你騙我』
『香,我沒有騙你,是你老是繞著我叫我慕容姑娘,我以為你一直都知道我是男人』
『浮雲,一切都是浮雲,我那麼喜歡你,你竟然騙我』
那個轉身後………


古韵退出了慕容情的房間,呼…終於是讓他睡著了。
走到樓下,找到富長貴「我要走了,等你們館主醒了再幫我謝謝他的招待,這是葛根茶的錢,不用找了」
「等等,客倌,我知道很冒昧,但能請你偶爾來薄情館嗎?」
「為何?」
「因為…館主很少有能說話的朋友」
是因為我在他房裡呆很久都沒被轟出來?「恩,只是…」
「客倌,只要你來,你的費用我全部幫你打對折,神之間也會為你留著,讓你有上賓的感覺」
嘖,館主啊館主,你還真是養了個很盡心的僕人「你館主叫什麼名字?」
「慕、慕容情」
「我記住了,你的要求我也允你,走了!」悠古韵走出了大門揮了揮手,富長貴若有所思的望向了樓上,希望這個人能讓館主走出傷痛。


他,太過惜情。
他,放不下情。


(待續)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