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拂櫻
,我不恨你
,我原諒你。」

>>>
曾幾何時了
那抹紫色笑談的身影沒有再見過

楓岫『很好,千萬別這樣。凱旋侯沒有仁慈、對敵人,不能仁慈。做好你的凱旋侯,替佛獄開拓更多血腥之路,等到最後,你將獲得悲慘的下場,比起我,必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言既然成真,拂櫻扯痛著咽喉
魔王子的下手並未留情
剩於的三成功力己被強力散去而身是他所謂的懲罰

這是佛獄的現實
這是拂櫻的選擇

苦笑何用?
再也見不到的紫色身影,此時拂櫻只剩二行淚
再錐心、再酸楚這條道路是身為拂嶽之人的忠誠
倚著牆看著當初自己壓著內心情緒翩然走來的方向
如今變成自己獨坐死牢

楓岫,你還在嗎?無語的唇動,喉間的熾熱不斷



回想那天…
望著手中的紙,遲遲不知如何下筆
腦海裡楓岫的模樣早已矇矓
絹紙上滴落的水痕,卻讓自己的心洩了底
這麼長的時間相處,楓、櫻早己至心,怎可能說捨就捨?

遲遲不落筆的手顫抖著,是痛的無法下行
明明是自己最好的摯友
明明是自己最不捨放的感情
多少的午夜夢裡,拂櫻問著自己「拂櫻,你捨的得楓岫嗎?」
輕渺的一笑定定的告訴自己「我是凱旋侯...」

『齋主,你…』
「小免,怎麼了?」
『齋主,為什麼變成一身黑黑的?』
拂櫻手一揚,變回一身的粉裝「哎呀…齋主不能穿黑色?」昨晚換回殺體樣忘了換回被小免看到
『可是齋主一身黑看起來好可怕』
摸了摸小免的頭「小免愛齋主嗎?」
『愛呀~~不過要是粉粉的齋主哦!!!』
「妳哦~」
『齋主,小免不愛你變黑色的』嘟著嘴的小免緊緊的抓著拂櫻
拂櫻摸著她的頭…"小免…那齋主要讓你失望了…"


『拂櫻好友?』
拂櫻拿著杯子想的出神「啊?」
『什麼事讓拂櫻齋主如斯出神?』
「我在想楓岫主人怎會無事登上拂櫻齋」
『耶~我只是關心好友啊』
「你一定沒安好心的」
『齋主怎麼這樣說楓岫,楓岫實為心痛矣』
「喝你的茶!!」拂櫻心底煩燥著
小免咚咚咚的跑了出來
『楓岫阿叔~~~』開心就往楓岫身上抱
「咳~咳~小免你有那麼無視齋主的存在嗎?」撫著額擦了擦溢出嘴角的茶
『齋主…小免喜歡楓岫阿叔嘛』
楓岫輕聲笑著,淡紫色的手巾遞到拂櫻的嘴邊『兩個人都像小孩子嘛…哈』
低頭看到淡紫色的手巾拂櫻似乎內心感受到了什麼
這股暖意並不是誰可以代替的


至少在拂嶽裡,沒有這樣的溫暖。



「啊!…唔…」身體上的痛楚己遠超乎自己忍耐的程度
拂櫻斜望著楓岫留下的字樣

"我原諒你、我不怪你、拂櫻好友"

到底我如何傷害了楓岫,我的一舉一動是如此的傷害他
到最後楓岫的原諒…
無聲的地牢中,多了一股不明的低啜
心頭萬緒,可是已經做的事,又何來後悔?
我…是凱旋侯啊!!

再多的尊嚴、再多的堅持此時己經再也無法偽裝
眼中的淚不是後悔,而是痛。
心痛的不是自己的下場,是楓岫、是任何被他傷害過的人
明明打定主義要脫離卻還是回頭走向這個毀滅
楓岫啊…如今我還能如何?
再痛再苦也無法再說出任何一句話…
只是低嗚著,只能感受著那錐心的痛…



時間靜靜的在過
地牢裡沒有其他的人的聲音,只是靜靜的等著這條生命的消失
冰冷的氣息慢慢的侵襲了拂櫻那殘破的意識
心底小小的聲音告訴著自己不能睡,卻也管不住自己的眼
在瞌上眼之前
拂櫻看到那個會撲向自己懷裡的小免,說著自己最愛齋主了哦!
拂櫻殘笑著而淚不曾停過


身體慢慢不支的倒落在地上
眼前的視線慢慢的模糊了
一雙從容的步伐,似乎走了過來
將他輕輕的抱起,撨著他的額,傳來陣陣安定的力量
那股溫暖是他熟悉的…

眼熟的紫色手巾,撫上他的唇,染上血的紫巾格外的紅
來人到底是誰?

那紫色的手巾…楓岫不是己經…


支不住的意識,眼中己經看不清任何事務
只知道將自己抱著的手,堅定的、溫暖的、緊緊的
似乎這抹紫色的身影也在不捨著自己般

終於,意識斷了線
來人最後只細語的在拂櫻耳邊說




「有我在,你永遠不孤單,拂櫻好友」


<完>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na122451
  • 齋主真的領便當了嗎?!
    因為劇集內只播到凱旋侯看到楓岫在牆上的留言
    然後...就是凱旋侯無言的憤慨與傷痛吧!!
    不過...楓岫到底在牆上留下什麼字ㄚ?!@@?!
  • 牆上的字就是本文的最上面三行

    「好友拂櫻
    ,我不恨你
    ,我原諒你。」

    kama23 於 2010/12/13 09:05 回覆

  • tina122451
  • 喔~原來如此!!
    好友看的真仔細
    那段畫面比較暗
    所以我都看的不清楚
    只知道上面有寫字而已XP
  • 是啊~~~

    這三行字看了心都酸了。

    kama23 於 2010/12/14 15: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