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情】韵情

- 非正向配對 為偶主VS偶主之架空文
- 散髮南風/悠古韵
- 正裝慕容情/慕容情




 第一章



「落花有意…」
富長貴感覺到附近有人馬上出了聲「誰?」
慕容情手上拿著酒,皺著眉道「富長貴,去看看」這裡雖然不是慕容情私人用地,但這片桃花林極少人知,當初慕容情不小心撞見就一直心喜這個地方,所以常派人來整作。

「一個人飲酒,顯得孤單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而且近的讓慕容情意外自己竟然如此不查。

迴身一見,是一名溫潤男子,眉宇間凜然霸氣,雙瞳看似空洞,嘴角邊似笑非笑的勾著,黑色的髮不受冠束的隨風飄著,絲綢的緞子染著淡淡的藍,再交映著白色的底,這人…「閣下是?」

眼前的人緩步走到了慕容情的身邊,望著前方的桃花「我啊…我是南、」該說我是誰嗎?腦海中頓時湧現太多的過往…和…另一個人的身影。

瞬地,這人莞爾一笑「悠.古韵」
慕容情在他的眼中看到一絲的掙扎,好似…好似…自己一樣。

點了點頭,慕容情又拿著酒一飲「嘖,一個人喝酒,是愁上了心,哈…」我乃堂堂江湖中數一數二的客棧老闆 - 慕容情,而今竟落的在這裡喝酒澆愁。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今年不知人何在,桃花依舊笑春風」吟著詩,古韵眼神漸漸迷濛,她或者他…應該過的很好吧?

低靡的情緒讓慕容情不耐了起來,隨意丟了一壺給這男子「桃花笑的不是春風,是愚情」
悠古韵接過了酒,同時也打量著這個人,六出飄霙也有這樣大片的桃花林,而且是自己親手所種的,但那地方已經不能回去了,所以他偶爾會來這裡,但都不曾見過他,他看起來似乎很痛苦,腳邊那些已經喝空的酒壺看來他已經在這裡呆了好一會兒了。

見他衣服繡工細緻,緞色少見,也沒有佩帶著武器,手邊只有一只逗鳥棒,衣著應該是整齊,只是喝了酒大概微微的扯開領口,束起的髮也是扎的井然有序,他的眼神中帶著無人能解的黯淡,也許他有很多的心事。
悠古韵打開酒壺好好的聞著那迷人的酒香。

哈…心事?在這江湖誰沒心事?

「這、是醉太平,好酒」
慕容情早就喝了六分醉意,忽地,腳步一不穩,眼見就要往前倒,古韵單手攬上了他的腰「小心!」

這一跌一扶,兩個之間的距離忽然拉的好近,慕容情清楚的感覺到古韵的氣息,腰上的手炙熱的像火一樣,模糊的眼,慕容情竟看見那個老是纏著自己的面孔「香…」

香?是指味道?

古韵雖然不懂,可這樣的接觸實為塘突,待這人站穩正想要放開時,慕容情竟然雙手勾上了他,碰上了古韵的唇…
忽然被吻,悠古韵反射動作的把人震開,掌勁一放,卻忘了這人目前醉了。
又躍身在他落地前將人抱住,定眼一看,懷裡的他卻是框中帶淚「香,你不喜歡我了嗎?」

原來香,指的是一個人。

揚手從懷中的人脖子上一擊,還是讓他睡一覺吧!
這時一個人才匆忙跑了進來「館主!你、你對館主做了什麼?」
看了看這個被叫館主的人,又看看了眼前的僕人,古韵才開口「應該是要問你家館主做了什麼」喬了個姿勢把人抱好,雖然自己身上的傷不適合勞動,但送佛送上西,我就做一次好人吧,望向這名館主的僕人「把東西收一收,帶路吧!」


今天很特別,我在桃花源裡碰到了一個失情的男人。
今天很奇妙,我看到了香,也看到了一個失情的自己。


(待續)

kama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1u6lek0
  • ﹉18650電﹍池◎只要35元﹋起〇

    doxa.in/alohagift